# 童年殘錄(一)


一、二兩篇寫於二〇一五年,末篇作于下年。并非大學期間創作。 剛才搜索自己初中的一篇文章時,無奈發現已經丟失,而正巧看見此似連載而非連載的文,發上來只是做個保存之地,因此除了題目,未做一字修改。現在看來自然是稚嫩。倒也無妨,於我及小時候的玩伴,最大的價值是回憶。

小学那会,我家旁边鱼池还是在的,也有无花果树和芒果树,以及一片大草地。

鱼池那时被以为是住着妖怪的,因为常局部浮着一些彩色的液体,泡泡在阳光下呈现的就是这种颜色。但谁也没有往池里倒泡泡水,如此能有这颜色,自然只有妖怪可以做到这般怪异。

后来摔坏了一个电子游戏机,开了后盖,把屏幕取了下来。手指往其上一按,吓得不行,屏幕里也出现了泡泡的彩色,并且比池子里的还深。那时有个什么人——也许是我哥,我弟,没准又是我自己——说,这是被池里的妖怪附着了,不消灭掉会出大事的。就提议把这块屏幕扔到池里。真可扔了。因此很平安地活着,没出什么怪事。

这样一来也就都安心,也就都忘了。

大家便计划着去那片草丛冒险。大概那时连路线图也画了。

一天放学后,临近晚餐时,大人至于要做饭没管着我们,兴致高昂毅然开始了行动。没走几步,我就觉得奇痒,大概是那会穿了拖鞋的缘故,草又是那么高。我便走几步又停下挠,走着。越走越难受,不只是痒,脚似乎开始陷没。但还是只管继续走,此刻已经进退两难了。脚也是完全被吞噬了。

终是越过去了,站上了大草丛对面的梆硬的水泥地。地上全是黑灰的泥印,还发着臭。

这次冒险应当是不令人愉快的。一到家我就听到隔壁伯母一声惊呼,后是对我堂哥一阵骂了。他们穿的可都是新鞋啊。我倒是幸运,拖鞋冲冲水无碍,只是痒了一路。

那时似乎有人笑骂说,我们去的不是什么草丛,却是一片水沟。这话是现在我也不能理解的,水沟便是水沟,小小的一条,再大也不能是一片。何况竟能长满草。听错了吧!

不过这些是没有能打击大家冒险的心。不久后我们找到一片草丛并建立秘密基地。这次确确切切的是草丛了。走上去是硬邦邦的土壤。去那里要走我家东面一条小路,得经过一户养有大黑狗的人家,穿过白色的大铁门。相当怕狗,也就当这路上的冒险了。

基地上有一棵长满绿色带刺果子的树,不很高。一开始我是不敢摘的,刺看着挺吓人。终于还是伸手了,也不那么刺手,就摘下几颗。放口袋里,回家。

那树似乎是后来我的一位老师的母亲种的。有一次我路过就看见她在摘,那树也确实就是在她家旁边,没有证实的必要。

不过我当年要是知道这些,一定全把果子摘了,没有原因!

0 0
0

评论区

0 / 300
提交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