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年殘錄(三)


未使用的宅基地被种上各式植物是常事,或者因为人多地少,土地当然应该被好好利用,如果你不建房子,那我就帮你种上些什么,美观实用。

我这周围就有一小片被枯黄的竹子围起,颇似葡萄园,有层层绿藤缠绕。其中是有种什么菜或者没有,我记不起,不值钱,可脚下土地里种着的洋参我可没忘。我当时信以为是洋参,挖它出来,宝一样拿回家。大人即使嘲笑说这只是姜,也没信,也不愿信。因为只是一颗姜的话,为何会被阿婆骂。而大约在四五年后,我读到一句话:姜,就是穷人的洋参。更证实了那确确实实的是一颗洋参。

虽是洋参,我也并不爱吃。因此那片土壤对我吸引甚少,完全比不过我们家的芒果兼无花果地。我或许已经提过那棵被无心栽下的芒果树,而小无花果就在它旁边相距不到两米的地方,周围是荷叶模样的植物。芒果树约莫不到四米高,我曾爬上三楼试图摘到这棵我爬不上的树之果实,失败告终。这完全是因为我眼睛的度量能力不够好,以至于甚至有一次以为能从天台跳向三米远的邻近人家。

夏天到,大人聚集在日落之际,上树摘芒果,小孩在下面接,这并不是说从上面扔下来。所摘得芒果全是绿色,表面带着黏黏的汁液,我拿着还是不大愿意,干脆放地上了,反正它皮厚着。从前吃起来还满意,满嘴满脸甚至滴到衣服上,完全一个野孩子样。后来味色渐渐让我失望,至于最后竟然不结果了。

抛开充满乐趣的,另有一件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事让我心寒。一个没去上课的午后三点,看腻电视,没人陪玩,就径直走出门去。在芒果树下,我踢着土,绕着树干转圈,听起来很愚蠢,但我那时期也就七八岁光景,再怎么聪明于我也完全没必要。 也大概因为蠢得可欺,突然有一颗石子从不远地方抛来,落在我面前。抬起头不见人影,却闻得沙沙摩擦声。我当然是立马跑回家告诉我妈,家可永远是避风所。

现在这块土地盖上了房子,那块土地是一间药房。

0 0
0

评论区

0 / 300
提交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