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年殘錄(二)


以前是很穷的。就是现在处境也并没多好。玩具虽说还是有一堆,然而还是许多东西买不起,或是只能自己做了。

那会流行个什么小书小卡片。很白的一张,专用铅笔来涂才有图案出现。我一开始自然不知道什么技巧,平时好把笔头削最尖,似乎又当这尖是一种骄傲,便用去涂。结果可想而知,是玩坏了。该用笔头的斜面。

等到知道了这技巧,图案自然出来了。似乎是十张,即十个图案一块钱,我看来是很贵,也用得很快。想着擦掉笔迹再涂一次嘿。无想又坏了。

之后也未知如何就发现可以自制。取出自动铅笔的笔芯后,直接在空白纸上画想要的图案,必须用点力地画,有纹路才行。实际上用没有了水的中性笔芯也可以,效果大抵也会更好,因为线条会更细了。不过我那时没这东西。不会作画,呈现出来的图案奇丑,好在那时并没有太多美与丑的概念,无妨。

《火力少年王》曾也是热剧播,商铺除卖起悠悠球外,竟还卖一种专教人玩的书。买了球也就买不起书。但有手有脑又不甘心,堂哥拿了一本四线薄,即英语本,就真在纸背面画起来了。他那时比我会点招式,画完很得瑟,还在封面大大写了“秘籍”,有时故卖不给人看。终我还是看见了,似乎如何抛,如何收都画了,还有一些难点的招式,似乎也有。

我大概自己后来也画了。

有些玩具是买不来也做不出的。诸如昆虫一类。那片我们去冒险的草丛上尽是。抓最多的就是金龟,也许是金龟子,我们这里这样叫,学名大概也不是这个。是一小丁点的东西,捏得太用力会死,太轻又会溜了。虽然叫金龟,但是绿的我见着最多,到底是如何能含上“金”?金色的就较少,抓到一定要哇哇叫显摆,确定它也名符其实。

时能顺便碰上蜻蜓。我没抓获过,干看着别人。抓到后一定要捏碎了翅膀,否则飞了。

我上的是农村小学,周边田地多,不过我几乎没见着什么池塘——但我们学校有过荷花池,后来是填了——学校也保留了大片草丛。下起雨,能捉到蝌蚪,有次我还见到鱼。这些我都没去抓过,那时我已经嫌有些脏了。

实际上蝌蚪也并不是直接用手抓的。用一个瓶子,瓶口朝下去装坑洼的草丛地的泥水,一般就能收获了。

学校里昆虫外也还有其他植物。像叶子一类,我曾会变成舟,现在是一点不记得过程了。倒把有些新摘的叶子叶柄滴出的白色的汁记牢了,因为一时以为是牛奶。还有些草条可以变成手戴,没准也能是头环,相当毛茸茸,两指一揉就掉很多绿色的小短条。

这些外一些便宜的小玩具在我也比高价的耐玩。好比弹珠。一方面我拿来收藏。一开始只有跳棋中那些透明又带有螺旋状塑料的,后来渐渐有了比较大的,比较小的,全透明的,磨砂的,彩色的,有斑点的。

至于拿来玩,一片沙地就够了,不需大。正好我家斜对面也就有。地上挖一个洞,实际上得说是坑,但太小了,不到拇指大,且叫洞吧。后以站着把对手的珠子往下抛开始。我认为抛得离洞越近越好,最好是一抛落洞。这本就是以将对方的珠子打进洞为胜。其他规则我忘了。

后来一个一线城市的转学生,见我们这般不干净还不亦乐乎,说他们已经都玩飞盘了。虽说到现在也没玩过,但有一点兴趣。因为我更怕脏了。

0 0
0

评论区

0 / 300
提交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