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和我的祖国


元好问是金代最重要的诗人。

“为什么不是宋代啊?”

“人家金国的凭啥说是你宋朝人。”

“汉族哦。”

“......”

这是一号复习时发生的对话。

对历史陌生的我,总是学一段文史,补一段历史。十国、五代、金、辽、西夏、北宋、南宋,这些对我来说是一个个被架空的代号,一段段被架空的历史。在其底下有什么,我不知道。

这样的问题,对比别人来说很简单,我却难以理解。我决定一探究竟。

但我很懒,又不得技巧,搜遍了全网也没找到能让我在三分钟之内明白这些代号之间的关系的资料,却意外找到了一系列中国版图变化的视频。中国有时候很大,有时候似乎很小。

一瞬间我突然想到,当我在问问题,在思考时,我对“我国”的理解是模糊的。在当时,我国是“宋”吗?我国与我族又是什么样的关系,与他族又是什么样的关系。虽然我知道,中国是五十六个民族组成的,但我还是很不能理解。

过去的一年,我和历史接触甚多,学习了近代人物研究,学习了近现代史,最近又正好看了《乡土中国》,但还未深入研究。现在在看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学习期间,关于“爱国”、“国家观念”这些词,常常出现。许多评论常常批评,中国人民没有国家概念,认为许多屈辱的近代史,是由此导致的。根据费孝通先生的那本小书,我也模糊感到中国人应该是没有国家概念的。另一方面,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似乎也印证了。

我赶上了九零的末班车,成长在新时代。政治性不敏感的我就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过着平凡琐碎、不关注国事的日子。当歌儿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不知道天安门意味着什么,它只是影像里一堵红的墙,和我见过的门长得不一样;当胸前戴着红领巾,当每周升国旗,我不知道意义在哪里,尽管意义就写在书上,当直到一两年前,它们对于我来说只是仪式,是考核需要,是政党相关。

尤其提到我成长在新时代,是因为我想新时代是不一样的。社会是安定的,教育状况是空前的,公民的认知也应该是相对过去进步的。但在爱国这方面却似乎没有体现出来。

我虽然不至于认为自己是别国人,但“中国人”这个称呼对于我而言似乎仅因为我生于斯,我的祖祖辈辈生于斯。过去,“国”对我来说虽然是不可失去的,但在生活里,我的心中是无国的。“爱国”于我,更是无从谈起的。我不懂什么是“爱国”,为何需要“爱国”,又如何“爱国”,坦白说,我没有任何概念。

甚至,我还记得,以前是不能轻易表露自己爱国的,(当然也不能叛国,)这有故意标榜自己、抬高自己的嫌疑。这一方面在向我暗示,真正的爱国是很难做到的,是仅属于少数人的,是十分高尚,是我们此类市井小民不配也不会拥有的。于是退一步,一方面也在告诉我,我不必爱国。既然不必爱国,亿万人中的我,渺小而没有能量,又为何要在乎国。国自然有才人、能人维护,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且我也不是能人。

过去我是一个新时代的中国人,仍带着旧中国人民的习气。

今天我是一个新时代的中国人,有了新的气息。

之所以有改观,要感谢大学以来任何形式的爱国教育,它不全来自课堂,也来自我的生活点滴。如果为爱国找一个原因和动力,我的答案是“感恩”。

过去一年,我不仅学国史,我还听了更多更多的我的家族史。说中国人没有国的概念,确实有道理,中国社会是带着泥土味的,泥土之上的家园又是以家族为单位的。而我对爱国的感悟,大半也由对家族的感悟引出。

我打小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绝不是糟糕之列,我有被溺爱甚至是过分溺爱的条件。身边的许多朋友也是这样。过着这样舒适的生活,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解过自己的家族史,了解过当下的生活,过去它是什么样子的。

家里的事,以前虽然听的也不少,但大概因为年纪还小,并不是很理解。听到他们跟我同龄时不仅没有东西吃,还捡别人吃剩的橘子皮、甘蔗渣卖钱,只是觉得好玩,只是把它理解为大时代的贫困落后,过去大家吃不饱饭就像现在大家都吃得起饭一样,是很平常的事。甚至再往前追溯,爷爷能上大学,有受教育的条件也许说明家里条件应该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往后直到我这一辈,家里才又有大学生出,但却被我理解为父辈不争气读书罢了。

我完全忽略了,整个七八十年代是家里的低谷,别说上大学,就是连高中、连初中都还没毕业。

父辈十几岁时,自家的工业生产开始了。我们家的工业从来和干干净净无关,它是沾满漆黑的工业油的苦力劳动,并且低廉。二三十年,机器换了几批,但是我爸的手永远没我们干净,黑、厚茧,已经不能洗干净了。虽然戴着“老板”的帽,但我们的工作是和民工并没有太大差异的。最先并没有厂房,家里就是最初的厂房。但是家里小,为了腾出空间,爷爷奶奶找来姑丈,用绳子把床吊在半空中,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总之底下就可以放上一台机床了。

做工业是全家一起做的,爷爷因此常常逃了学校的工作,导致现在拿到的退休金是大打折扣的。伯父因为整天需要扛着重物,肩膀有了高低;有一次伤了手,不得包扎之物(当时因为家族内部纠纷,我们退居乡下),奶奶只能将他的手含在嘴里,希望少点痛苦。

后来伯父和叔父不愿意受工业之苦了,想要做生意,卖鱼去。爷爷拿出了两万,家里的所有。这钱很快就花光了,回来乖乖做工业。生意虽然是轻松点,但是不好做,不得道就是自取灭亡。每天卖不出水产,留到休市之际,通通低价作了卖。“剩下一些小小的薄壳,没人要了,揣兜里带回家吃,每天搞得全身湿漉漉的。”除了湿漉漉,水产的血水味也不小。

爷爷就说,我们家不是轻松的命,轻松的钱我们是赚不到的,只有辛苦地干工业。

不卖鱼之后,白天仍旧做工业,晚上还要推着一车西瓜出去卖。卖瓜这看似多余的努力,实则打下了现在的钱路、人路。当时同在桥头卖水果的,现在是过年过节也都还会来看望爷爷奶奶的。前几年奶奶肠癌,大家不忘到广州来轮番照顾。

到我们出生之际,家里的境况早就好了太多了,这些苦是从没意识到的。我那时侯虽然穿很多地摊货,但是慢慢地也可以穿得上商场里的衣服。这样的改变,并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的劳苦。所以很多年来我理解成钱是会越赚越多的,每个人的生活也是会越来越好的,只需要踏实地出一点力,社会就有足够的力量来推动个人发展。

到了新世纪,国家虽然也有很多困苦,但很多都是我没法看到的。过去的灾难,前辈的奋斗,我更加没有看到或者说不能切身感受。我看到的是国家越来越好,就好像是自然而然甚至是必然的事。过去的我也忽略了社会发展的背后,国家变强的背后,有多少先辈的奋斗甚至牺牲。

至此我才推己及人,从自己的家想到了国。感恩家人,也应该感恩先人。

国似乎就是家吧,是大家。

爱家,其实是爱家人。那爱国也许也是爱国人吧。

更进一步的,我愿意接受杨家吃苦的命,在此基础上为家奋斗。那么我也应该学习先人,爱国为国。

写在最后:

以前,我不喜欢说我们要爱国,也不喜欢宣传红色价值观。直到最近,有人提到,这是在建设新的中国的社会意识形态。这次我打心里认同了。至少它不断在告诉我,我们是中国人,应该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我应该抓紧机会,培养国家意识才是。

新年在这方面就希望多了解些国家的历史吧,多认识些先人。

0 0
0

评论区

0 / 300
提交评论
暂无评论